KB88凯时_首页
>
后台-模块-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PC)
后台-模块-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当前位置:KB88凯时 > 创业故事 >

神州租车黯然退市 “从不发愁钱”的陆正耀等待东山再起

  所有余下要约股份已过户给要约人。至此,神州租车完成私有化,成为MBK Partners全资附属公司,并将自2021年7月8日上午9时起从香港联交所退市。

  神州租车方面在7月5日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业务正常运营,目前在筹备完成退市的相关工作,对于未来的工作重心和发展方向暂时没有明确规划。

  从瑞幸咖啡自曝财务造假退市,到神州优车终止挂牌,再到神州租车卖身完成私有化,在商海沉浮二十余年的陆正耀一手创造的“神州系”商业神话,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迅速土崩瓦解。不过陆正耀没打算就此退隐江湖。近期,他被曝出重振旗鼓,集结旧部,再次创业进军餐饮行业。这次,他还能东山再起吗?

  7月5日,神州租车在联交所发布公告称已完成强制性收购,公司将于2021年7月8日正式退市。

  神州租车是陆正耀曾在资本市场布下的三颗棋子之一。但让他引以为傲的这三家上市公司已经与资本市场已经渐行渐远。瑞幸咖啡、神州租车已经不再属于陆正耀,唯一留在手里的神州优车也已停牌。

  2017年10月,瑞幸咖啡开设首家门店,由陆正耀的老部下钱治亚担任CEO.2018年,陆正耀担任瑞幸咖啡董事长。2019年5月,成立18个月后瑞幸咖啡就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当时刷新了中国互联网上市公司的记录。

  2020年4月,瑞幸咖啡承认2019年二季度到四季度存在伪造交易行为,涉及销售额达22亿人民币,消息一出,瑞幸美股盘前跌幅超80%,随后瑞幸收到交易所的退市通知。2020年7月,陆正耀从瑞幸出局。

  同为“神州系”出身的神州租车和神州优车随之受到波及,掌舵人陆正耀也被推上风口浪尖。与往日的无限风光相比,如今的“神州系”和陆正耀的结局看起来有些惨淡。

  瑞幸自曝财务造假第二天,神州租车港股开盘暴跌逾70%,截至停牌,神州租车总市值为84.64亿港元,而在巅峰时期,神州租车总市值曾高达300多亿港元。

  此后,神州优车一直寻找神州租车接盘方,天眼查显示,2020年12月,神州租车终于卖身成功,陆正耀正式与神州租车脱离关系。

  而神州优车在去年9月发布因2020年未能按期披露年报被强制停牌的公告。陆正耀家族的财富也在一年内缩水75.2%,根据新财富5月中旬发布的“2020-2021财富最快跌落50人”榜单,陆正耀家族的财富从2020年的261.3亿元跌落至64.7亿元。

  在陆正耀的老朋友、大钲资本创始人黎辉心中,陆正耀敢冒险,会算账,执行力极强,具备企业家应具备的所有特质。陆正耀的创业之路也印证了黎晖的观点。

  1994年,二十多岁的陆正耀在石家庄政府部门工作三年后,放弃了“铁饭碗”,开始创业。随后,陆正耀两次创业都获得了成功。2007年,陆正耀进军汽车租赁市场,成立神州租车控股有限公司,提供短租、长租及融资租赁等专业化的汽车租赁服务,以及全国救援等配套服务。但第二年,陆正耀就遇到金融危机,神州租车发展得并不顺利。

  2010年,陆正耀的老朋友、时任联想投资总监的刘二海,代表联想投资给神州租车投了12亿元。拿到巨额融资后,神州租车开始了疯狂扩张。2009年,神州租车的车队规模尚不足700辆。2011年底,神州租车的车队规模达到了26000辆。

  2012年,神州租车首次赴美IPO以失败告终,据媒体报道,这时候神州租车的流动负债达20多亿元。但正如陆正耀曾在风光时所说:“我从来没有为钱发愁过”,每当陆正耀急缺钱时,总有人来解他的燃眉之急。这次,时任华平资本亚太区总裁的黎辉向陆正耀伸出援手,投资了2亿美金。

  陆正耀、刘二海、黎辉三人也因始终贯穿“神州系”的布局,被外界称为神州系资本“铁三角”。

  2014年9月,神州租车在港交所挂牌上市。其实,神州租车的激进扩张早已为神州租车的没落埋下了伏笔。在退市前的最后一份财报中,神州租车2020年总营收为61.24亿元,同比下跌20.4%,其中,核心业务汽车租赁全年营收为37.55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大幅下降23.6%。这一年,神州租车的净亏损达41.63亿元。

  2015年,陆正耀和铁三角将目光投向了专车业务,神州专车上线运营。一年后,陆正耀成立神州优车,并将神州专车所有资产、业务和5家子公司全部注入神州优车。2016年7月,神州优车在新三板挂牌上市,从创立到上市,神州专车仅花了一年半。

  凭借神州优车、神州租车两大品牌,陆正耀打造的“神州系”商业王国一时风头正劲。

  易观分析研究中心高级分析师李应涛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从神州租车到神州优车再到瑞幸咖啡,陆正耀的打法如出一辙:“找准赛道+资本加持+规模扩张+快速变现”四部曲,前三步是快速赢得市场的绝佳手段,如果到此为止,不失为一个合格的企业家。可一旦为了快速变现,企业家化身资本家,个人赚得盆满钵满,企业则变得“韭菜”遍地、一片狼藉。

  今年5月,陆正耀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约为12亿元。《华夏时报》记者梳理发现,今年以来,陆正耀已经三次被列为被执行人,强制执行金额合计高达35亿元,今年1月,他还曾被列为限制消费人员。

  但在瑞幸咖啡退市、神州租车即将退市之际,陆正耀在今年清明前后已经开始重新创业。

  天眼查显示,陆正耀为“趣小面”餐饮品牌的创始人,所属舌尖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成立于2020年8月,注册资本1000万人民币。原神州系的张英、张钧,瑞幸高管周斌、李军等旧部再次聚拢在他身边。天眼查显示,舌尖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大股东、实际控制人张英持股80%,王海龙持股20%,其中张英是原神州优车的股东。目前舌尖科技对外投资了十余家公司,地区分布上海、厦门、武汉、重庆等地,几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李军、周斌也是陆正耀的老部下。

  外界认为,这次小面创业是陆正耀的正名之战。有媒体报道称,陆正耀目前的策略是在全国开500家门店,以“趣小面”起步,未来吸纳其他小吃品牌做成美食城,最终以线上化的App形式呈现。

  《华夏时报》记者在大众点评上搜索发现,目前北京地区已经有四家“趣小面”店铺,分别位于望京、小营、朝阳门、三元桥,但都处于尚未开业状态。对于具体开业时间,记者致电舌尖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截至发稿,暂未得到回复。

  不过,陆正耀那句“从不缺钱”似乎要被“打脸”了。工商资料显示,舌尖科技注册资本从1000万元改为实缴资本800万元,并且没有外部融资信息披露,从这两点来看,瑞幸带来的负面影响恐怕还未减弱。

  李应涛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餐饮行业包括低毛利高周转、难以标准化、进入门槛低、消费者忠诚度低等特点,由此带来的如何降本增效、如何进行规模扩张、如何差异化并形成品牌优势等都是餐饮企业面临的难题。

  他认为,小面市场确实是一个优质赛道,近几年增长迅速且无强势品牌,未来存在充分的市场整合空间。但这些都需要资本加持与规模支撑。李应涛指出,“陆正耀是保持惯性再度成为资本恶魔,还是突破自我化身企业天使,暂时不得而知。”

标签: 创业故事  

  • 关注微信
后台-模块-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PC)
后台-模块-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Copyright ©2017-2021 KB88凯时_首页【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KB88凯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