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88凯时_首页
>
后台-模块-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PC)
后台-模块-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当前位置:KB88凯时 > 求职攻略 >

忠实可靠参与陪同工作

  庄心一政治素养高、业务能力强,深受党和部队的信任,常会被抽调参与一些陪同工作。毛主席到南京视察,他奉临时调令担任警卫工作,近距离感受到伟人的风范;陈毅到福建视察前线海防,他奉命陪同安排行程;张爱萍蹲点方巷搞“社教”,他是工作队队长兼指导员,短短八个月的经历终生难忘。

  1953年2月22日至24日,主席在陈毅、罗瑞卿等陪同下视察南京。华东军区政治部干部部长杨汉林指定庄心一参加接待保卫工作。军区政治部主任唐亮找他谈话,指出这是一项特殊政治任务。庄心一出席过全国战斗英雄代表大会,政治上绝对可靠,并善于使用武器,故选定由他带吴玉瑞、李文荣两名助手参加,配合军区保卫部门、地方公安部门,确保毛主席在南京的安全。受领任务后,庄心一做了认真准备,反复考虑各环节和应对措施,并向分管保卫工作的龙潜部长作了汇报。

  2月22日凌晨,从武汉顺流而下的海军“洛阳”号军舰在夜幕中缓缓驶向南京下关码头。军舰靠岸后,毛主席在晨曦中换乘汽车,开始了他在新中国成立后第一次对南京的视察。

  晋谒中山陵、祭奠孙中山是此次视察活动的重要内容。2月23日清晨,庄心一等人驱车赶到中山陵,按警卫地段选好地形,大家的心情兴奋又紧张,深感责任重大而光荣。毛主席没有走公安部事先拟定的上山路线,而是从正门上中山陵,被眼尖的学生认出。“毛主席来啦”,口号声、欢呼声迭起,游客们都聚拢来了,站在墓道两侧和台阶上,争睹伟人风采。他们竞相向毛主席问候,毛主席和蔼地向游客颔首微笑,频频挥手致意。庄心一和战友手挽手、肩并肩地把毛主席围在中间,队伍在群众的簇拥中缓缓前行。

  庄心一等同志赶到紫金山天文台,随后毛主席的车队来到紫金山天文台。毛主席关切地询问天文台的设施,并用天文望远镜观看天象,因为天气云层较厚,观察受到影响。毛主席幽默地说:“今天我来看太阳黑子,老天跟我作对!”他在与陪同的陈毅等交谈时说,南京的地形虎踞龙盘,今天这个形势依然如故。

  2月24日,毛主席由陈毅等陪同在下关登上“南昌”舰视察,并观看了鱼雷快艇表演,检阅了“广州号”“黄河号”等舰艇。这是毛主席首次视察海军舰艇部队。毛主席在“南昌号”上接见部队官兵时,应邀亲笔写下题词:“为了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我们一定要建立强大的海军。”

  毛主席在中山陵、明孝陵、紫金山天文台、下关海军码头等地,都留下了伟岸的身影。这次警卫工作特殊而重要。若干年后,每当回忆起这些往事,庄心一感到十分温暖,伟人的风范留给他无限的思念。

  陪陈毅视察福建前线年春,陈毅司令员和几位苏联顾问前往福建前线视察,需要华东军区派得力干将陪同。经过严格挑选,政治部组织部干部科科长庄心一、军区作战处处长石一宸、政治部青年部部长周吉一、人民前线人被选中。陈毅此行主要目的是视察海防前线的战备状况,庄心一则顺便考察部队的干部情况。当时鹰厦铁路刚修建好,部分地段不能完全通车,为安全起见,全体人员乘汽车前往。陈毅和苏联专家乘坐一辆小车在前,庄心一等人乘坐大巴在后。由于防空需要,两车保持一定距离,前面的小汽车跑得飞快,后面的大巴稍微慢了一些,到达闽江江边时已经看不到前面的小车。

  大巴车慢慢地驶上拱桥桥顶时,司机忽然发现有一个小女孩正从桥的另一面走来,汽车距离小女孩只有一两米远,又是下桥,想刹车已经来不及了。司机猛打方向盘,小女孩安然无事,大巴车却像块大石头一样“轰隆”一声栽下桥。幸亏是旱季,河水不太深,汽车只是侧翻在河水里。事发突然,大家又被河水灌饱,一时间都全蒙了。庄心一当时还比较清醒,奋力从车窗爬出来,看到驾驶员也爬出来,正坐在车头上抹眼泪。他着急了,大声喊司机:“别像个娘们一样只顾哭,赶紧一起将车里的人救出来,将功补过。”两人把车内人员一个个拖出来,让他们都坐到车顶。庄心一让河边的人拿来长木梯搭在车顶上,大家顺着木梯上岸。前面的小车已经将陈毅送到目的地,又返回来寻找大巴车。车上坐着福建前线一位副司令,他看到河水里的汽车,大惊失色,赶紧跑过来问有没有人伤亡。好在只有7名人员轻伤,并没有太大的危险。

  后来,陈毅特别来看望他们,关切地询问有没有受到惊吓,笑嘻嘻地说:“这不过是小菜一碟,我们大江大河都过来了,没想到在小河沟里翻了船。”那位副司令员要狠狠处罚那名司机,说关他20年禁闭。这时,庄心一出面说了句公道话:“他是为躲避小女孩才翻了车,后来也出了大力,帮着我救出所有的人,给他个小处分就够他接受教训了。”

  1965年,张爱萍副总参谋长要到扬州地区蹲点搞社会主义教育(简称“社教”),司令员、唐亮政委指定扬州军分区副政委庄心一前往陪同,要求他做好对张爱萍将军的保卫工作,并嘱咐他首先要选定一个条件较好的社队。1965年9月,张爱萍将军抵达扬州,明确提出要到一个条件最艰苦的三类社队。庄心一与扬州地委和邗江县委商定,并经过张爱萍同意后,确定到邗江县方巷公社方巷大队。鉴于张爱萍带来了十多位处、科级同志,又考虑到方巷大队有12个生产队,人员少了不好分配,便与省军区、军分区、县委人武部等部门联系,又调来十多位当地同志搭配分工,具体抓好12个生产队的社教工作,庄心一担任工作队队长兼指导员。

  方巷大队基础很差,12个生产队共363户,总计1495人,党员仅14人。张爱萍带头实行工作队与社员同学习、同劳动、同娱乐的“三同”活动。

  1965年9月至1966年4月,短短八个月时间,张爱萍打造的“方巷经验”成为全国学习的典型,先后有26个省市、约16万参观者到方巷学习取经。庄心一陪同张爱萍蹲点的八个月,成为他终生难忘的一件事。

  1955年3月,华东军区政治部军衔奖励处处长钟嘉华和政治干部部副部长庄心一到北京参加关于评授军衔的会议。会议决定先为将军以上的军官授衔,由确定原则、标准,然后由各大军区进行评选,符合标准的军官即可参加授衔。从北京开会回来后,军区就按照条例规定,开始进行尉官和校官的评选。司令员和政委唐亮对评授军衔非常重视,多次作重要讲话,要求严格按照标准进行评选。政治干部部召集全军区各级干部部部长到南京开会,一一说明军委的要求,要他们统一思想,努力做到让大家都满意,不要发生意外情况。军区的授衔工作原来是由钟嘉华负责,他工作非常认真负责,找了很多同志谈话,调查摸底了解情况,做了大量前期工作,可后来在评选工作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没想到忽然生病住进了医院,所以军区领导指定由庄心一来负责全军区五大单位的评军衔任务。

  当时华东军区刚进行了划分,即分出了南京军区、济南军区和福州军区,加上军事学院和总高级步兵学校,共五个大单位参加授衔。由于在北京参加授衔的时候很多将军没有前往参与,所以这次授衔大会就由军区负责一起进行。当时一共有3300人参加,其中上将12名、中将和少将近300人,其余都是上校以上的军官。

  军区负责领导授衔工作的是政治部主任,南京军事学院院长元帅和原华东军区司令员陈毅元帅都坐镇南京,对指导授衔工作很有帮助。

  1955年11月29日,元帅在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授衔典礼,他代表和国防部,向南京地区所有将校级军官授予军衔。

  那天的南京人民大会堂庄严而辉煌,八一军旗高高悬挂在主席台上。等待授衔的军官们身穿崭新的军礼服,一个个神采飞扬,满脸幸福快乐。庄心一被授予上校军衔,校官的军礼服是海蓝色的,袖口、领子上绣着金丝,更显得人气宇轩昂。佩戴军衔,庄心一顿时感觉自己焕然一新,变成了另一个崭新的军人,一举一动都显得正规潇洒。

标签: 靠谱的工作  

  • 关注微信
后台-模块-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PC)
后台-模块-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



Copyright ©2017-2021 KB88凯时_首页【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KB88凯时